欢迎来到浦东志愿者家园!

用户登录| 用户注册

内容下一篇><返回><上一篇

2017-2018年度十佳志愿者 ——艾明
来源:    编辑:志愿者家园网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21

一个上海阿姨说


2000年初冬,一列由大连开往上海的绿皮火车开进了上海。艾明在车厢里盯着窗外,窗外高楼林立,华灯闪烁,梦一般的美景。

“啊,大上海,艾明来了,你欢迎吗?” 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,像是对上海说,又像对自己说。

23岁的艾明已经有几年打工经历了,在保定,在北京,在大连,做着同样一件事情——饭店餐厅服务员。在大连一家相对豪华的餐厅里,一位上海阿姨大概感觉他不错,就很郑重地对他说:“你应该到上海发展呀,上海很好,你行的。”

阿姨是上海医疗卫生系统到大连开会的。她的音容笑貌留在艾明脑子里十分清晰,她的那句话非常有魔力,总在他脑子里嗡嗡作响。想到上海阿姨,他就想起《西游记》中的观音菩萨,或许,菩萨为自己仙人指路呢!

这样,艾明告别了热恋的女友,来到上海。走出火车站,上海的高度和亮度让他感觉自己非常渺小,感觉到在上海扎根的难度。眼下的问题是他深陷如潮的人流,不知往哪里去,不知往哪里走。

“你人生新的起点开始了,就上一趟起点站的公交车,去浦东吧。”嘈杂的人声中,艾明好像听到上海阿姨说。听她的,反正哪里都是一样陌生,哪里都没有亲人和朋友。他上了当时的584路,现在的隧道三线公交车,来到浦东,来到洋泾街道的地域,开始了打工生涯。

浦东大道和源深路交叉口的东南方向,当时有一片很大的棚户区。艾明在这里安顿下来。邻居中有老上海人,有外来做生意的和打工的,有一种无形的东西拉近了大家的距离,彼此都很客气。他们把旧门板给艾明当床板,把废的装啤酒的格子给他当床架。安顿好了,艾明就去找工作,一家饭店老板看好他,可给出的工资竟然与大连的饭店差不多。艾明二话没说就先干了起来。


在最初来上海的一年里,有两件事是艾明记忆深刻的。一是饭店老板开始把艾明的工资定得不高,但见艾明把饭店当成自己的,干事卖力又肯动脑子,很快就把他的工资涨了上去,涨到了上海饭店服务员的顶级。第二件事说来让艾明伤心又气愤。刚到上海时,他身上的钱已经不够返回大连了。所以他买的被褥和日用品相对便宜,可还是上当受骗了,被子的棉花胎是“黑心棉”,艾明盖了几天,被套里的棉花胎就散了,形成一个个球,对着灯光一照,一个个洞都透亮了。

夜里,艾明常被冻醒,弄得饥寒交迫。

睡不着的时候,他就东想西想,想留在大连的女友,想远在黑龙江海伦市下岗的父母。

他本来是可以考大学的,他在重点高中就读,高三时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不能按部就班,按照常规走了,决定外出打工挣钱。事出无奈,因为父母不仅下岗,父亲还生了一种医生也说不清楚的病。他必须承担起家庭的责任,必须早日在世界上打拼。

全中国的人都在打拼,但结果不尽相同。同样听上海阿姨说话,但领悟不尽相同。同样被“黑心棉”坑了的人反应也会不同。艾明这样想:以后自己做生意,要坚守不坑人的底线,黑心钱不能挣。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才对。

艾明五官端正,有一双大而明亮、微微凹陷、善于洞察世界、是非分明又充满善意的大眼睛。那双眼睛让他得到别人的帮助,又把世界看得很明亮。


一个上海爷叔说


艾明在上海的经历不复杂,遇到一位上海阿姨来上海了,又遇到一个上海爷叔做大了。

这是一个温馨而动人,蕴含很多人生道理的故事。

艾明打工整整一年的时候,他居住的棚户区将要拆迁不复存在了。全部房客将各奔东西另寻安身之处了,部分房东被安置在灵山路与崮山路相交的区域。艾明是房客,但他决定跟一部分动迁的邻居们走,理由是与他们熟悉有感情了,另一个理由是那也算他的“人脉”,如果开个小饭店,他们也能照顾生意,所以他不愿轻易放弃。更重要的是他觉得洋泾是自己的风水宝地,他会在这里发展起来的。

果然,他从“人脉”那里得到一条信息:灵山路与崮山路交叉口的一幢楼房的一层,可以开小饭店。开一家小饭店是当时艾明的梦想,是自己从打工者到经营者的跨越。他没有犹豫很快签下合同。女友从大连来了,和他一起体验为自己打工的艰辛与快乐。


那是一个5张餐桌,17把椅子的小饭店,那是无数个夜以继日忙碌的场景,还是两个青年爱情和事业的融合。老板是自己,服务员是自己,艾明还当起了送餐小哥。当时还没有送餐的概念,艾明就开了先河,在风雨中,在烈日下的马路上骑车奔跑。

客人源源不断,金钱滚滚而来,艾明的小饭店定位明确,低端消费,货真价实,薄利多销。艾明的口袋充实起来。钱是用来花的,艾明的脑海里跳出了一个简朴的念头。这个念头是等量级老板都不会有的:做点好事,帮助别人。

艾明和女友一商量,跑到饭店所在的居委会,找到居委书记,要了一个残疾人的资助名额。每年1200元,一直资助到四年后残疾人离开洋泾。

正当艾明的小饭店办得红红火火的时候,却被政府叫停了——凡是开在居民楼里的饭店都要限期关闭。艾明只能另起炉灶了。他想开一个中等规模的饭店,他看上了崮山路 649号那家正在转让的饭店,可是手头只有4万元。月租金一万,付三押一,正好四万。这样装修费和设备费,还有流动资金就都没有了。

艾明说,那是我人生的一个关键时刻,我遇到了贵人。贵人就是房东张先生。张先生是浦东洋泾人,也曾开过饭店。在艾明眼里他是位长者,有钱而低调,聪明且不动声色。他几次接待艾明来看房,又到艾明还在营业的小饭店吃了顿饭,他心里明白:艾明这个小伙子行,饭店转让给他能够开得好。他也猜出艾明是因为手头紧张,所以犹豫不决。

当艾明决定下来,把4万元定金和押金交给张先生时,张先生笑着说:“等你赚了钱再给我吧,我相信你。”

艾明被深深感动,因为后面的钱还没有着落,这等于张先生借钱给他开饭店了。当时饭店开不好跑掉的大有人在,张先生承担了相当大的风险。

“我相信你。”张先生相信自己,自己能让他失望吗?不能。艾明加倍努力,从采购食材到烹饪和服务都精益求精,都符合饭店的名称“精作记小厨”。精作记小厨很快火起来,且一火就是15年。

艾明有了积蓄,结婚了,买了房子。他是很恋旧情的人,房子就买在第一个小饭店的隔壁,走到“精作记小厨”只要五分钟。几年后,艾明又在靠近源深路的羽山路上,开出了第二家同名的饭店。夫妻各管一个店,比翼双飞。

开张的那天,张先生来贺喜。艾明一辈子都感谢他。艾明想那位“上海阿姨”要是也能来该有多好啊,艾明心里一直都常怀感念。

艾明还感谢这个时代,感谢浦东开发,感谢上海,还有与他同甘苦、共患难的妻子。


艾明自己说


艾明的感谢没有停留在心理活动上,而是化作一种付出。艾明经常问自己,社会给了我许多,我应该回报多少呢?人是社会人,就应该有社会责任。

2008年汶川地震捐款,艾明和妻子的两个“精作记小厨”,按营业额的比例捐出7000多元。他说这是社会责任。

羽山路上的“精作记小厨”靠近陆家嘴地区,菜市场很少,周边有些不方便的老人得到艾明的照顾,可以送餐,也可以代为买菜。他也说这是社会责任。

艾明听说龙珠广场写字楼的白领,因某种原因吃不上午饭的时候,赶紧在那里开办了“白领食堂”,微薄利润只够员工的工资,艾明在所不惜。他说食堂的社会效益好,也是一种好。

连续许多年,“精作记小厨”门前街道的清洁工,都被邀请来和员工一起吃年夜饭。

艾明还参加了洋泾街道志愿者队伍,成为这支队伍里中少见的私企老板,并担任志愿培训的老师。前年春节,艾明为犒劳平安志愿者,把一大批志愿者请到饭店,吃一顿大肉面条。面条人人吃过,却都说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条。于是,“精作记小厨”为周边志愿者们送上200张就餐券,让志愿者在大清早上岗前“吃碗面、暖暖身”。

艾明一直关注户外工作者,因为他也曾经在街面上东奔西跑送客饭。现在这支队伍的人越来越多,包括环卫工人、快递小哥,还有交警、辅警,等等。对他们的辛苦和需求艾明有切实的体会。他们有个落脚能喝口水的地方多好,能有个避雨或凉快一下的地方多好。他们为社会贡献,他们应该得到社会的尊重。

自己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?艾明觉得仅仅在腊八这天向他们提供免费的腊八粥,在夏日提供绿豆汤是远远不够的。他想啊想,结果做出了一个在同行和员工看来,有些“走火入魔”的决定。

艾明把崮山路上的“精作记小厨”饭店隔出了几个平方米,成为洋泾街道户外职工驿站。小屋内应有尽有,桶装水、微波炉、电视机、空调、小药箱、充电器,还有电脑及崭新的桌椅。这还不够,他又在驿站门口摆上共享冰箱,每天往里添加食物,供需要者免费取用。

朋友关系,也是房东和房客关系的张先生也吓了一跳,说了句炒股术语:“这不是割肉吗?”的确,“精作记小厨”位置好,但不算很大,生意好的时候,桌子都不够,还割除了一块。那一块按现在的租金算一年得10万左右。张先生有些不理解艾明了。

艾明在上海举办的“我的公益故事”比赛中这么说:“我最喜欢我新的头衔——洋泾街道户外职工驿站站长。上海叫老板的有千千万,而当驿站站长的老板大概就是我一个。花了点钱做了件公益的事情,我非常高兴。早晨驿站的门由清洁工人打开,累了进来喝水歇歇脚,她们有一种家的感觉,有受到尊重的感觉多好。快递哥有时来休息,我与他们谈人生、谈奋斗,给他们一点经验,我感到非常幸福。”

艾明的幸福感也是社会幸福感,道德的幸福感。驿站从2017年11月4日正式开张以来,日均服务四五十人次,累计服务有数万人次了。艾明没有想到的是“驿站”引起全国新闻媒体的广泛关注。人民网、中国新闻网、吉林卫视、安徽卫视都做了报道。这些报道也得到网民广泛追逐。人民网有超百万人浏览,中国新闻网也有67万多人浏览。不少网民感叹:“好温暖”“满满的爱”。网民称赞说:这是十九大闭幕后办的一件有温度暖心的实事。网友波杰克马克说“房主一个人暖了一座城”。


笔 者 我 说


有幸认识艾明,缘于洋泾街道要我拍个艾明的专题片,片子拍的还算成功,更成功的是与艾明成为忘年交。

那个专题片的片名是《一个新上海人的新境界》。艾明的境界是达到了一定高度的。20年前,他能够考上大学,但他提前走上社会。因为他敢于担当,担当起家庭经济的负担,去吃苦闯世界。

他善于学习,在实践中学习。在张先生身上,艾明学到许多东西,在上海房价没有大涨的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张先生生活简朴,在一段时间里,他有钱就买房子,像集邮一样,暂时不管升值还是贬值。他把握了机会反而在于他没有急功近利。还有张先生的腔调,他完全可以开一辆豪车,抽中华烟,却就开一部破旧的桑塔纳,兜里揣着红双喜。

这些都潜移默化影响着艾明。影响他的还有许多,帮助他的也有许多,让他获得天时地利人和的发展环境。所以,他说感谢时代,感谢上海是一句真心话。

我们怎样理解艾明的所作所为呢?这个问题始终在我心头萦绕,我反复地想,终于想明白了,也有了文章的标题——情到深处。

沪ICP备08109805|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申明|链接我们|网站地图

版权所有 上海浦东新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上海市浦东新区志愿者协会
© 2001-2022,由Arting365提供网路运营与技术支持